Pomegranate (紅石榴)


作者: silverpard

原文網址:在此 

配對:Sherlock/John

翻譯:香草南瓜

大綱:夏洛克是冥王黑帝斯而約翰珀爾塞福涅。(夏洛克與希臘神話fusion AU)

 

A/N:我知道,我知道,應該要寫赫米斯的。可是我就中招了嘛!

授權:有,我就不公開了。








「一切都好無聊噢,」夏洛克說。

「你是死亡的主宰,」史丹佛說,「你的王國有無法估量的財富,而且每天都在擴大滋長,你怎麼可能會無聊?」

「寶石跟幽魂同樣不值一哂,」夏洛克輕蔑地說。「珠寶和漂亮的金屬或許會令那些凡人喜悅,但我可不是血肉之軀。而那些陰魂呢──只有同一個故事可說:我曾活過,而今不再。」

「那你想要有點娛樂囉?或許邀個客人來住?」

「拜託,是有誰會想來死蔭的國度住下來作客的啊?」

他早該知道不可以亂把問題丟給史丹佛的。

史丹佛啊,這個常常隨便介紹別人認識,然後又無故把人家分開的傢伙,把約翰帶到了他的面前。


*

約翰為死亡的疆域帶來笑聲。

他一開始還試著憋住不笑,說甚麼:「這可是審判的殿堂,我們不可以笑啦!」

夏洛克說,「這是我的王國,只有真相可以被言說,因為只有真實可以存在於此。而又有甚麼比笑聲更真實?」

「我不應該笑,」約翰說,一邊看著Sisypuus一吋一吋地爬上山頂,一邊努力壓抑住上揚的嘴角,「我是說,這不好笑。」

「很可笑啊,」夏洛克說,而石頭又再度滾落山谷。約翰聽見這話,再也忍俊不住,笑了出來。


*


韶光荏苒,無論地上或地下。



*


「我不想要王座,」約翰說。

「我想要人們尊敬你,」夏洛克回答。

「我只是客人,」約翰皺著眉說,而夏洛克第一次想要咒罵那些控制了他的恐懼感和厭惡感。他不知道他做錯了甚麼,他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更明確地表白。

(最終他才想起一枝箭是無法射穿兩個胸口的。)

「我想讓他們看見我珍惜你,而跟我一樣尊重你,」他有點笨拙地說。因為他雖然擁有無數金銀珠寶,卻乏於言辭。

「呃,」約翰說,「那個──是很不錯啦。可是我,你也知道,我沒什麼了不起的。」

「我一眼就能看透人們的生命,」夏洛克說,「我想我明白你的價值何在。」

「我不是可以讓你守著的財富,」約翰說。

「我沒說你是,」夏洛克回答,「我也是以公正著稱的,約翰。」

「所以假如我想離開,你會同意?」

「你想離開嗎?」夏洛克問,心涼了半截。

「還不想。」

*還*不想。


*


他估計最終還是會有使者到來──麥考夫就是忍不住要插手。

來的是安西亞,灰色眼睛的安西亞是從麥考夫的腦袋直接出生的。

大概麥考夫知道他稍微、比較有可能會聽從或許是發自智慧的聲音,而不是某些無疑是操弄權謀的建議。

(麥考夫*鐵定*知道)

「約翰的姊姊要他回去,」她開門見山地說。「她以怒火燃遍大地;土地被她的憤恨化為灰燼。」

「她發脾氣跟我有甚麼關係?」夏洛克說。「反正所有的一切本來最後都會歸至我的王國。」

「對你可能沒影響,」安西亞說。「但對你哥關係可大了,這世界可不能因為你誘拐了某人陪你就毀滅掉。」

「他哪有資格說這種話!」夏洛克厲聲說道。

「這世界比拈花惹草重要。」

「他是說『這世界比*你*拈花惹草重要』。」

「無論怎麼說,這*確實*很重要。」

「對麥考夫來講根本無足輕重。」他的話語帶著憤怒的嘶嘶聲。「所有人對他而言都只是petteia棋盤上的小石頭。噢,他或許覺得這世間萬物都只是供他操弄的玩具,但他錯了!或者說,即使是,那至少*這一個*是我的,而麥考夫*不能擁有他*。我珍惜約翰的程度遠勝過他所可能做到的。他不是總希望我能這樣嗎?擁有一顆可以被操縱的心?」

安西亞溫柔地說,「一顆──甚至是兩顆心對命運女神來說不算甚麼。她們仍然會毫不留情地剪斷絲線。」

「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?」夏洛克發飆了。「這是我的國度,在這裡,是所有命運的絲線終結的地方──我跟他們不一樣!」

「所有的存在都處於那經緯之中,」安西亞說,「即使是麥考夫。即使是你。」

「回去告訴麥考夫,」夏洛克說,「去幫哈利找一個備用的弟弟。如果他說沒辦法,就回他『正是如此』!」


*

約翰說,「我快要忘記陽光是甚麼感覺了。」

夏洛克想回答:「*我不會為你改變。

至少,我不認為我會。我不認為我有,因為如果我試著改變自己,你會知道的。但是失去你──約翰,為什麼光是想到回到遇見你之前的那種日子,就讓我如此焦慮痛苦?那會使我感到空虛。
不,更糟。那會使我查覺到自己有多空洞。
我會-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。如果離開會讓你更快樂,那麼我會──
我會放手讓你走。
有人說這就是愛。這樣,夠不夠留住你*?」

他想,這答案是否定的。


*
夏洛克說,「留在我身邊,」然後以吻將石榴子送到對方的口中。

約翰微笑,舌上帶著新的種子回吻他。

*

「『弟弟』」安西亞念道,「『你的國度全是由被棄置的petteia棋子所建構的。所以你應該不需要用那顆仍被使用中的棋子去玩你的遊戲吧?』」她看著夏洛克冷漠而令人敬畏地坐在他的王座上。「平心而論,自約翰步入你的國度之後,他從來也沒對你說過半句話。」

「妳本應秉持智慧之言,」夏洛克咬著牙說,「你有甚麼理由要我放棄我的『王后』!」

「約翰是陽光之子,」她說。「你不能把他藏在黑闇中。」

「他喜歡與我在黑暗中並肩同行,」夏洛克說。

「我相信他喜歡,」安西亞說,「在陽光下待得太久的人,都會喜歡陰暗。那不代表他們想要永遠待在黑暗當中,過著永無天日的生活。」

「回去告訴麥考夫。隨便你要告訴他甚麼,只要確保他明白,想從我手中奪走約翰的話,我就會關緊我的大門。讓我們瞧瞧他能有多珍惜他手中的那些破棋子。」


*

約翰說,「比起絕望,愛帶了更多的人們來到你的國度,」他的話被層層包裹,有太多重的意義存於這句話裡。

(*你也因它而來嗎?*夏洛克不敢問。)

「陪在我身邊,」夏洛克說,吻中藏著紅石榴子。

(「是,」約翰說,在他唇上舔著紅色的汁液。)


*

「岸邊有這麼多人,」約翰說。「上頭有饑荒,」夏洛克說。承認吧:「你的姊姊對你的生活方式不太高興。」


「哈利總是太戲劇化了點,」約翰苦笑著說。

「你不會──想要離開?」

「我喜歡這裡,」約翰說。

「別離開我,」夏洛克輕聲說道,他的口中只有盼望。

約翰搖搖頭。「我得離開,」他看著在岸邊遊蕩,被Styx擺渡過來的人們說道。


盼望嘗來如同灰燼。



「我會回來的,」約翰許諾。

「你不會,」夏洛克苦澀地說。「死亡的疆域怎麼可能比得上生命的原野呢?」

「喔,這可難說,」約翰溫柔地說,「這兒的紅石榴是天上天下最可口的。」

在他掌中──


*一顆兩顆三顆*

「我向來都能夠擇我所願,」他說。

(承諾嘗來就像紅色的石榴)


finis.




譯注:這篇原本是匿名的,在kinkmeme上的作品,我覺得很有意思隨手翻了,昨晚翻噗浪時看到,查證一下發現作者已經現身,所以就請求了授權。

文章標籤

香草南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